@橋上人家(南京城管):南京市城管局介紹,此次迎青奧會環境大掃除明確提出,各區、街道現有違建性質的保潔員公寓,要在6月底前全部拆除。今後環衛工人的住宿問題,區政府和相關街道給予保潔員住房補貼——不辦青奧會,就沒人關心保潔員住宿問題,城管就不拆違建?為何所有久拖不決的難題,因為青奧會就迎刃而解了?
  @楊紅旭(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基金困局】近幾年開發貸審批從緊,信托與基金大熱。這兩類資金成本高,開發商吃肉(年化收益率50%),也能跟著分肉(回報可達20%)。開發商吃素(年化收益率25%),只能喝湯(回報率10%)。如項目微利或虧損,開發商或剛兌或毀信,艱難也。債權的“情人”關係漸到頭,股權的“夫妻”關係才是正道!
  @清華肖亞洲(青年作家):王石稱走訪了很多獄中企業家,稱“下一個也許是自己”。這很典型地代表了中國工商階層對身份認同上的困惑與焦慮。何以解憂?畸形政商聯盟保護不了企業家,須嚴格法治,約束政府,規範市場,此其一。消除切分蛋糕和做大蛋糕中的機會不平等,此其二。摒棄狹隘的財富傳承觀,不當“土豪”,此其三。
  @傅蔚岡(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只把高鐵新城的荒蕪歸結為是規劃不當,在我看來是迴避了問題的根本:中國絕大多數地區都是人口流出地,而非人口流入地。人口流出這個現象意味著高鐵的開通會方便這些城市的人口往外遷移,這也意味著對絕大多數城市而言,高鐵新城註定是一座空城。
  @王曉鵬海疆研究(社科院海疆問題研究者):昨與幾位南海漁民兄弟電話,心情很沉重,思考了關於南海維權的幾點辦法:一,加快推進三沙市基礎設施建設,維權中心進一步南移;二,對漁民應保護與激勵並行,建立“海警分區盯守+海上民兵護漁+南沙特殊補貼”模式;三,海軍戰備巡邏與海警常態化巡航緊密結合,將半月礁等有爭議未實控島礁作為重點區域。
  @王冉(資本公司CEO):就在大家忙於解讀阿裡上市披露文件的時候,這家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正在暗中攪動中國娛樂業的一池春水。除了資本,他們給行業帶來的最大衝擊就是“別處賺錢”的思維——電影不需要票房賺錢,電視劇不需要版權賺錢,演出不需要門票賺錢,藝人經紀不需要從藝人身上賺錢,視頻網站不需要廣告賺錢……
  今日主持:張燕  (原標題:微言大義)
創作者介紹

雪花肥牛

gs27gsxk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